首页

【人物篇】王智森和他的研究室

作者:李亮
(转载自《大连工业大学报》 第232期 2010年6月30日)

   给未来培养人才
  “作王老师的学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学生们的这句话不仅是对王智森科研、教学、育人水平的简单赞誉,还包含着自身切切实实获益的感受。每逢毕业前夕,其他学生纷纷为就业四处奔走自我推销之际,王智森研究室里的毕业生们还是有条不紊地做着毕业设计,在这里流行一句话:“不是人去找工作,而是工作来找人。”
  曾旭是从无线通信与网络研究室毕业的第一届本科生,面对一个个工作机会,他没有动心,而是决定像自己的老师一年前白手起家创办研究室一样,自己独立创办一个公司。借助自身的专业优势和王智森的大力支持,曾旭的创业意想不到的顺利,第一年收入便有望突破20万元,并且在沈阳和大连同时建立了工作室。
  曾旭的学妹王媛毕业时正赶上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在异常困难的就业形势下,她的求职经历却显得游刃有余。短短几个月,王媛收到了包括中国青年报大连办事处、中关村在线网站等让人羡慕的五家公司发来的聘书,最终,她以一名普通高校本科毕业生的身份直接进入了联想公司总部。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王智森的研究室目前有近20名研究生和80多名本科生,这些学生除了在国内国际重点刊物发表文章外,不少人还拥有发明专利,而更让王智森感到欣慰、让用人企业感到放心的是:学生们身上被培养出了均衡、全面且可持续发展的综合能力。平时,来找王智森要人的企业络绎不绝,许多学生都有从数份工作里做选择的机会。
  培养了受市场欢迎的学生,王智森却一口否认自己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确定教育培养方案的,他说:“我们不只是给企业培养眼前所需的人才,我首先是给未来培养人才,否则,大学将失去价值。”这一观点背后,是对与国际著名大学长期合作的不断总结,是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深入观察,是对当代大学教育的持久关注及不懈思考。

  2009年,王智森在广东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一夜之间,上万家企业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倒闭,一个月后,倒闭企业达到6万余家,失业人员剧增。受此深深触动,王智森更坚定了自己的观点:人才培养如果跟在市场需求的后面,一旦市场发生变化,便要为此付出巨大的转型代价,只有面向未来,让教育处于引领时代发展的前沿,才能培养出为国家发展所需要的拥有真正竞争力的新时代人才。
  邓小平曾经指出:“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三个面向”在王智森的理解中具有极为重要的教育战略指导意义。回国后,王智森始终充满信心,同时又满怀忧虑,留学海外的开阔视野以及站在学术前沿的前瞻目光,使他既看到了中国高等教育向前迈进的巨大步伐,又发现了发展中亟待解决的各类问题。他常常提醒团队里的年轻老师要有危机感,一方面要看到经济生活全球化、社会生活信息化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另一方面还要迎接国内外同行业的竞争,要想使自己和学生都不被淘汰,只有准确判断未来的发展趋势,先行一步进行变革,舍此绝无捷径可走。
  为了使学生成为未来需要的人才,王智森制定了一个周密的培养计划,其目标是“培养与造就能够适应和引导信息社会发展的高层次人才”,并给这个“人才”赋予了一系列内涵:独立的人格与独立的世界观测者,而不是被动的参与者;传统文化的创新性继承者与弘扬者;勤奋的实践者,研究第一、创新至上……,他甚至为学生未来的职业规划描绘了大致的蓝图:10年目标:项目经理,国际项目经理;20年目标:专业带头人、思想带头人、企业带头人;30年目标: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专业人才。
  起初,有人说王智森太单纯,是个理想主义者,还有人说他是象牙塔里的空想家,但三年下来,事实胜于雄辩,大家重新给出的评价是:老王不简单,有思想,有谋略,肯实干有责任感!

   研究室要有文化有传统
  无线通信与网络研究室由王智森一手创办,倾注了他全部精力与情感,当累倒在病床上,连吃饭都需要别人喂到嘴里时,他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研究室,他说:“研究室不是简简单单做研究,它一定要有文化有传统,等我们的研究室真正形成了文化和传统,就会不依赖于某个人的存在而能自律地发展,这是我追求的境界。”
  无线通信与通信网络研究室成立于2007年9月,秉承“尊重历史、尊重传统,研究第一、创新至上”的理念,结合本校的实际情况,融合了日本与欧美著名研究机构的优点,提出建设开放性、多样性、自律性、规范性研究室的思想。在这个研究室里,除了信息通信专业的学生,还有化工与材料、艺术设计、服装等其他看似不沾边专业的学生,他们在教师的指导下,根据自己的特长和兴趣组成不同的课题小组,课题小组的研究内容则涵盖了通信、电力、自动化、测量、法律、社会心理、生命体工学等多个方面。在王智森看来,关起门来搞研究不但是对研究室平台资源的浪费,而且封闭的环境也很难产生活跃的思路和创新的思维。
  成立之初,王智森就为研究室制定了十分严格的规范。研究室采取民主管理制,成立有民主管理委员会,并根据需要常设或临时设立有安全委员会、就业委员会、创业委员会、网络设备管理与维护委员会、教学改革委员会、战略与文化发展委员会等。王智森甚至把自己的科研经费也交给了民主管理委员会管理。他经常和学生说“政府的经费是百姓的税金,绝不能乱花一文。”在他的影响下,研究室每一位成员都学会了精打细算,能省则省,甚至电灯都不会多开一盏。
  王智森非常重视拓宽学生的视野,因此,研究室的风气十分开放。利用自身具有的中日两国不同文化教育科研背景和广泛的国际协作关系,王智森大力搭建对外交流新窗口:他先后邀请了多位国际国内著名专家为学校客座教授;成为国际学术研讨会“Joint FWOCNT International Workshop”的发起人和主要负责人,并分别在2008和2009年成功举办两届,得到辽宁省教育厅、中国通信学会和国内外十所大学的大力支持与高度评价;2009年,组建了由大连工业大学、日本国立东北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共同参与的国际联合实验室。开拓国际视野的同时,王智森也在同国内高校和企业的合作上打开了新局面。2009年,在他的争取和组织下,第十四届全国青年通信学术会议在大连成功举办;联合大连交通大学、北京时代广域集团、华信集团组建成立了“3G增值业务开发联盟”,就任首席专家。上述努力大大开阔了学生们的横纵视野,并使其在实践中得到锻炼:学生们不但承担起会议的组织工作,有些人还在会上获得发言和交流的机会。此外,王智森还常常用自己的经费支持学生走出校门参加各类高水平学术会议。通过“请进来”和“走出去”,学生们逐渐熟悉了专业领域的现状,找到自身的优势和不足,坚定了信心,更加明确了未来努力的方向。
  开放之外,研究室的风气又是“保守”的,这一点源自王智森对传统的继承态度以及对基本功的严格要求。他常常邀请一些退休的老教授来研究室参观指导,并虚心表示自己希望继承前辈的优秀传统,这些话颇让老教授们感动,也让研究室切切实实受益不浅,大家在传统熏陶之下都逐渐形成了扎实规范的研究态度。王智森要求自己的团队围绕主线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参赛得奖或发表论文都是研究过程的附属品,是成长过程的自然流露;只有在正确的方向上坚定前行,不被眼前利益分散精力,不和别人比,而是追求自己每天都进步,才能最终取得更大的成就。
  尊重传统,却不迷信传统权威,这是研究室的又一特点。受自己导师的影响,王智森有一种近于较真儿的求证精神,凡从他手里出来的材料,无一字不是亲自完成,别人的东西再好,不经求证和消化吸收,绝不随便引用。3年来,王智森写出的文字如果打在A4纸上,垒起来有两米多高,仅此一点便让他的学生们佩服不已。起初,也有些学生表示不理解:不加思考的转引固然不对,但教科书上的公式再重新证明一遍岂不是多此一举?然而,王智森这个看似苛刻的要求却是他亲身实践过并大为受益的,因为求证本身不但培养了严谨科学的精神,而且真正将前人的成果分解消化为己所用。不久,学生们经过实践也都尝到了甜头,这才理解了老师的良苦用心。
  精神高度是研究室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追求。在这里,除了专业书籍,还有大量的哲学、历史、经济和文化经典。留日期间,王智森发现国外对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十分深入,由此,他更加意识到党的理论蕴藏着丰富的人类思想财富。在指导学生的过程中,王智森常常用毛泽东思想分析问题,而且分析得入木三分,令学生们啧啧称奇,于是,读“毛选”成了研究室的热门话题。一名学生毕业后进入了某大型国企,他还特意启发这名学生用毛泽东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做样板,写一篇企业内部结构分析的调研报告,从而更加全面准确地认识企业并找到自己的定位。此外,对大学精神的探求也是王智森带领研究室孜孜以求的方向,他希望借此达成两个目的,第一是培养学生健全的现代人格,第二是在此基础上承担起时代的使命。
  讲科学,重民主;既开放,又传统;求实证,信实践;追求精神高度,胸怀责任意识。王智森所说的研究室文化与传统,正在被一届一届的学生所认可、接受和传承,其理念也在学院乃至学校范围内产生了辐射效应。“小大学也可以办出好教育”,王智森对未来充满信心,他相信,自己的研究室不是一座区区的象牙塔,而是一座通向世界、通向未来的宽广桥梁。

  最怕看到学生的眼睛
  王智森2007年回国后首先给自己立个一个军令状,要在五年内建设成一个有理想、有自己文化传统的研究室。标准高,加上起步时间短,王智森时间排的满满的,他说:“孩子们都很优秀,而且哪个孩子不是全家的希望所在啊,他们正处在最好的年华,我们做老师的耽误不起!”
  我们共同算了一笔账,每周把周末时间用来工作,再加上寒暑假不休息,三年下来,就等于做了五年多的事。实际上,王智森每天待在研究室的时间平均超过12个小时,常常连吃饭都是请学生帮自己捎几个包子回来。劳累一天,回到家仍然是工作,熬到深夜成为习惯,遇到紧急的任务,通常都是通宵达旦,甚至常常会连熬两夜。如果把这些时间都换算成八小时工作制,王智森的三年要顶多少年真是算不清了。
  这么玩命干,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王智森以前坚持长跑打下来的健康底子渐渐都被消耗,开始越病越频繁,越病越重。一开始,他总是咬牙坚持,只要能走路,就一定来上班,即使发着高烧仍然坚持召开研究室雷打不动的研讨例会。直到今年3月,王智森终于累倒了,全身剧烈的疼痛把正在加班中的他击倒在地。有此之鉴,王智森担心研究室其他师生也把身体熬坏,建议设计一套程序,在研究室所有办公电脑内进行安装,每隔一个小时左右,电脑便会自动暂时黑屏,迫使大家站起来活动一下。王智森很认真地说:“我检讨了自己,作为搞科学的人,工作方法上也应该科学,我不能把团队都带到医院里去。”住院后,王智森两周瘦了25斤。除了病痛的折磨,还有内心焦急的煎熬。即使在住院期间,也没有间断对研究生和本科小组的指导。治疗两个多月后,王智森能下地挪着步走一走了,于是他白天咬着牙强迫自己锻炼,晚上则躺在床上想着回去后要做的工作。这段时间,王智森的研究生们轮流到医院照顾他,学校各方面的领导和老师也经常来探望,每次来人,他都从各个侧面了解研究室的运转情况,得知一切如常运转,这才松了一口,说:“通过这次非常事件的检验,结果证明研究室的文化传统已经基本形成”。
  从事教学3年来,希望把王智森挖走的大学和企业接连不断,他的老同学也多次表示愿以优厚得多的待遇请他去帮忙,但王智森一一回绝。忘我地工作来自于对教育工作的热爱,来自于领导、同仁和学生们的深深信任,来自于对生命价值和历史责任的深刻理解,来自于中国传统“忠”“义” 文化的长期熏陶,“我最怕看到学生的眼睛,那是一双双充满信任的热切的眼睛,每当这些眼睛看着我,我便觉得身上背负着千斤重担,令我不敢松懈半分,我们今天的教育,要使他们肩负去人类的未来,他们是世界的未来啊……,大学的价值之一就是培养出能够主动地肩负起、并且肩负好历史重任的人才!”王智森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正是这股力量,支撑着他刚刚从病床上站起来,立刻又重新回到日夜心系着的研究室去了。


来源: 新闻中心 添加时间: 2015年12月9日